? 元人小令鉴赏(三十九) – 国学网 6686hgme

元人小令鉴赏(三十九)

双调 河西六娘子 柴野愚

  骏马双翻碧玉蹄,青丝鞚,□黄金羁,入秦楼将在垂杨下系。花压帽檐低,风透绣罗衣,袅吟鞭月下归。

  【题解】

  河西六娘子,曲牌名。末句可作七字句。第四五句俱可作平平×仄平。曲谱为:×仄平平仄×平△,平平厶、×平平△,×平×仄平平厶△。×仄仄平平△,×仄仄平平△,仄平平、仄仄平△。

  【作者介绍】

  柴野愚,生平、里藉均不详。现存两首小令,另一首是【双调·枳郎儿】 访仙家,访仙家,远远入烟霞。汲水新烹阳羡茶。瑶琴弹罢,看满园金粉落松花。抒写的是山水之乐,还有一个套数的残篇。

  【简析】

  这支小令写的是一个富家公子去秦楼楚馆寻欢作乐时的情形,属于咏歌风流韵事之类。

  小令分为前后两个部分。

  前一部分为前四句:“骏马双翻碧玉蹄,青丝鞚,黄金羁,入秦楼将在垂杨下系”。写这位富家公子策马奔向秦楼的情形。“双翻”,亦作“双飞”,指马在疾驰。因为马在慢行时是起前左蹄时动后右蹄,然后是起前右蹄时动后左蹄,只有飞奔时才前面两蹄与后面两蹄才成对此起彼落,双双翻动。马的“双翻”自然是由于主人的鞭策,作者是以马的飞奔来暗示这位富家公子要去秦楼的急不可耐心情。“鞚”是有嚼口的马络头,“羁”是没有嚼口的马络头,“”青丝鞚,黄金羁”是形容这位富家公子坐骑的华美豪奢,可能是继承汉乐府《陌上桑》的手法,那位采桑女秦罗敷就是用“青丝系马尾,黄金络马头”来夸张其夫五马太守富贵的。“秦楼”秦穆公为其女弄玉所建之楼,亦名凤楼。相传秦穆公女弄玉在楼上与善吹箫的萧吏相会。所以后来又外延成男女偷情之所。以致成为指歌舞场所或妓院的代称,所谓“秦楼楚馆”。这里用的正是这一内涵。“入秦楼将在垂杨下系”起到三个作用:一是点名季节,这是个暮春季节,也是最逗惹起情思的季节;二是会面的地点:下面有垂杨的秦楼之上;三是借鉴了传统的垂杨系马、楼头幽会的故事情节:白居易有首新乐府《井底引银瓶》,说的私会场面就是:“妾弄青梅凭短墙,君骑白马傍垂杨。墙头马上遥相顾,一见知君即断肠”。元初杰出剧作家白朴据此写出杂剧《墙头马上》。作为元末散曲作家的柴野愚肯定熟悉这一文学传统并加以改造利用。到了清代的项鸿祚,也许又是直接承传了柴野愚这个富家子弟与青楼女相会的场面:“聊玉骢嘶过垂杨陌,停鞭却系朱楼侧。和笑出门迎,嫩霞双脸明”(《菩萨蛮》其九)。

  “花压帽檐低,风透绣罗衣,袅吟鞭月下归”三句为第二部分。其中直接跳过两人在秦楼相会, 直接写这位公子哥儿的离去。有人这首小令的主题说成是一对恋人在楼头私会。如果真是那样,那就会有见面的情节,像我们前面选析过的贯云石【中吕·红绣鞋】中绘声绘色描写的那样:“挨着靠着云窗同坐,看着笑着月枕双歌。听着数着愁着怕着早四更过”;或者像秦观的《鹊桥仙》“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”那样不忍分离。而这位公子哥儿却是匆匆而别,而且怕人瞧见:“花压帽檐低”。当然,在封建社会中,两位两人非正式的私会也会怕人瞧见,更主要的还是最后一句:“袅吟鞭月下归”。“袅吟”即吹着口哨,这是一种轻松的表情,这里更有情欲得逞后的满足感,至于“鞭月下归”,即是打马乘月而归。急匆匆而来,我们可以理解为想见情人的急迫,急匆匆而去,而且是吹着口哨扬长而去,这就不是情人间分离的感受了,只能是烟花场中“来的都是客,过后不思量”的普遍情形。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作者跳过两人会面的情形。那种卿卿我我、装出来的浓情蜜意有什么好描绘的呢?

  至此我们可以判定这首小令的主题,并非像有些论者所说的那样,是描绘一个情人私会的过程,带有反封建的意识。实际上他描述的就是一位公子哥儿宿娼的经过。作者并非是同情或赞扬,而是嘲弄和揶揄。当然,这类主题也并非是独创,而是古已有之,如汉乐府中就有一位“调笑酒家胡”的羽林郎冯子都(《羽林郎》),在柴野愚之前的元代散曲家的李邦佑就有首《转调淘金令》,就做过类似的批判:

  花衢柳陌,恨他去胡沾惹。秦楼谢馆,怪他去闲游冶。独立在帘儿下,眼巴巴则见风透纱窗,月上葡萄架。朝朝等待他,夜夜盼望他,盼不到如何价?

  初相见时,止望和他同谐老。心肠变也,更无些儿好。他藏着笑里刀,误了我漆共胶。他如今漾了甜桃却去寻酸枣。我这里自敲爻,怎生消?

  

Comments are closed.